新闻详情

刁亦男喜欢关注失败的人 揭"白日焰火"创作背后

用电影照见人心里的微光

   3月19日,记者见到了刁亦男。颀长的身形、黑色条绒衬衫、始终没有摘下来的墨镜,这让他更像一位隐世的观察者。

   记者:《白日焰火》准备了8年,剧本写了3稿,在这样一部电影里,你最想表达什么?

   刁亦男:这里面有关于人性、关于社会、关于我内心冲动的展现。我总是喜欢关注失败的人、沉沦的人、不如意的人,关注他们最后是怎么站起来或者试图站起来的,我喜欢这样的一种状态。我不知道生活中的每个人内心是不是都有脆弱或者阴暗的角落,如果有的话,我想这部电影会让很多人觉得不孤独。我觉得社会中大部分人都曾有过理想,但后来可能被磨平了,沉入到生活的浊流中,但是每个人心里也许都有一点微暗的火,永远都会保留在那里,那是一种温暖、慰藉。这正是我想传递的。

   记者:影片的最后,男女主人公重燃对生活和爱情的希望。你是怎样把握和处理艺术和生活之间的关系?

   刁亦男:作品中很多东西都是在日常生活中不能实现的梦,它让你寻找到了某种释放的空间。观众也是在这里寻找自己的梦,寻找影片和自己情感的交叉点,或慰藉,或启发,电影传递的无非就是这些东西。

   这部电影的结尾可能更开放一些,但总的意思我觉得是让人揪心的、不安的,但是又充满希望的。生活其实就是这样,没有绝对的希望,也没有完全的绝望,它总是在纠结中给你某种启迪,或者暗示某种召唤。所以我把现实中不能实现的英雄梦,或者不能在现实中铺陈的情感和冲动通过电影来完成。它可以是你的另外一次人生,或者另外一次约会,让你的生活和内心因此活跃起来。

   记者:表现自我冲动的时候,电影也在跟市场磨合。商业诉求对影片的改变是什么?

   刁亦男:无非是增加了案件的悬疑性。我们从小都是看好人抓坏蛋的故事长大的,我们也爱听鬼故事。案件的奇观性、气氛的恐怖,都会令观众揪心地看下去。爱情的元素也和案件结合在一起,成为重要线索。有了这两方面,商业元素就非常充足,你只要在写剧本的过程中把它处理得更自然、更好。

   记者:商业诉求会干扰到最初的创作意图吗?

   刁亦男:这个电影准备的过程一直是和市场和商业不断沟通的过程。其实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是可以找到契合点的,只是在我们的电影里比较少,要么是特别商业的、动作的,要么是特别艺术的、实验的,要么是特别写实的、批判的,没有通过想象把现实过滤成一个故事。我老觉得,经过想象的真实才是内心真正对现实的认知,这个真实可能更可信。

   记者:现在一些电影,虽然在商业上成功,但可能思想艺术含量并不高。你怎样看待这种现象?

   刁亦男:我觉得这是一种过程。市场越来越庞大,大家意识到电影作为工业产品可以去盈利了,这是一件好事,会打下一个好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创作才能慢慢改进。我们看了很多在工业化层面非常突出的电影,而随着市场的扩大,观众会细分出对艺术片,或者具有独立精神的电影的需求。

   这次《白日焰火》上映,很多人都在关注它,大家一方面很兴奋,一方面也捏了一把汗,希望有好的市场成绩。我能解读出这背后的一些潜台词,似乎希望它的上映和市场成功能带来某种平衡,满足我们对人生、对美的认识。我觉得不用担心。可乐永远是饮料界的票房冠军,鲜榨或者矿泉水都比不过可乐。大众为什么会喜欢可乐呢?因为它刺激,口味比较重,这似乎就像人性一样,它总是趋近那些简单、通俗、很快就可以感受到刺激的东西。这跟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有关系。

   当然,这不是说我们就不要工业电影,只要阳春白雪。没有工业电影怎能体现出阳春白雪的价值?反过来,工业电影也会因为有阳春白雪的存在而显现出独特魅力。这是相辅相成的。

2014-03-24 17:41:11  人民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