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莲法师传(节选)   裘山山著

隆莲法师传(节选)   

裘山山

隆莲是其中的常客之一。与他人不同的是,她学佛不是为了时尚,也不是为了求得心灵安慰,而是缘于发自内心的向往。从22岁到成都,一直到32岁出家,或者说从在成都女师任教,到后来在省政府工作,再到出家,10年时间里,隆莲无论工作多忙,局势多么混乱,只要佛学社开讲座,她从不放过一次聆听的机会。在那里,她有幸就教于许多著名的大法师,对佛学理论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和更多的掌握。虽然她一直到1941年才正式出家,但可以说,在少城佛学社那个时期,她就已经走进佛门了,在情感和心灵上皈依了佛门。形式对她来说是次要的。心诚意笃拜师父1937年春天,隆莲进省政府工作没多久。那时隆莲一家住在成都新半边街租赁的房子里,隆莲平时也住在家里。这天下午,成都女中的刁瑞文老师匆忙来到隆莲的家中,急着要找隆莲。这位刁老师就是我们前面提到过的与隆莲同在女中教书的那位女老师,她亦信佛,丈夫去世后一直守寡,平时常与隆莲一起去少城佛学社听经。隆莲的父亲自然认识她,就问她什么事情那么急?刁老师说,她刚刚听说,昌圆法师今天要在爱道堂授菩萨戒。她早就听隆莲说想皈依昌圆法师,因此赶紧来通知她,她们好一起去皈依。隆莲父亲一听,心里不由地一沉。他知道凡皈依昌圆法师的女弟子,要么是孀居的寡妇,要么就是终生不嫁的老姑娘。他不想让女儿加入其中。于是他对刁老师说,隆莲上班去了,你不要等她了。先去吧。刁老师就匆匆忙忙地走了。隆莲中午下班回来了,父亲一声不吭。不想隆莲的母亲说漏了嘴,她说上午有人来找过你。隆莲就追问是谁?找她什么事?父亲见瞒不过了,只好告诉了她。隆莲听了,饭也顾不上吃,抬腿就走。她叫了辆黄包车,直奔爱道堂。所幸距离不太远,十分钟就赶到了。但等她赶到时,皈依仪式已经结束。隆莲见那些满足了心愿的女信徒高高兴兴地从里面走出来,知道自己已错过了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刁老师看见了她,还责怪她为什么来得这么晚。她伤心至极,一个人就坐在大殿的门口哭了起来。昌圆法师闻声走出来,见隆莲哭得这么伤心,知道她是诚心诚意想学佛,心里十分感动。他走到她的面前安慰道:好了,不要哭了,既然你这么坚决,我专门给你举行一次仪式就是了。隆莲马上破涕为笑。这样,昌圆法师就专门为她举行了一次皈依仪式。从此,她真正成了一名虔诚的佛教信徒,并在心中暗暗立下志愿,要将学佛作为终生的追求。昌圆法师当时为她取的法名是“隆净”。“金刚姊妹”因为授了菩萨戒,隆莲学佛的兴趣和决心比过去更大了。她在省政府工作时,差不多是半天上班,半天去少城佛学社听经。就在少城佛学社听经时,隆莲与奶奶认识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