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别开生面的供给侧改革讨论  ——来自“2016中国中药材种植企业与中药生产企业战略峰会暨中国·柴达木枸杞产业发展论坛”的报道  刁萃

一场别开生面的供给侧改革讨论

——来自“2016中国中药材种植企业与中药生产企业战略峰会暨中国·柴达木枸杞产业发展论坛”的报道

刁萃

“种兰入山翠,引葛上花枝……新泉香杜若,片石引江蓠……但令黄精熟,不虑韶光迟。笑指云萝径,樵人那得知。”在唐代诗人钱起的诗中,兰草、葛、杜若、江蓠、黄精、云萝等药草的“入镜”足见古人对中药材种植的喜爱。据史料记载,我国中药材种植的历史可追溯到2600年前,《诗经》即载有枣、桃、梅的栽培,既供果用,又可入药。


时光流转千年后,中药材的种植已不仅仅是风雅人士的养生之道和生活乐趣,它正成为蒸蒸日上的经济支柱产业。国务院于今年印发的《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提出,到2020年,中药产业成为国民经济重要支柱之一。在近期举办的“2016中国中药材种植企业与中药生产企业战略峰会暨中国·柴达木枸杞产业发展论坛”上,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种养殖专委会理事长王卫权用一组数据展示出行业发展的强劲动力:截至2015年,全国药材种植总面积约2100万亩;中药材种植年产量达267万吨,基本满足我国中医药产业和健康服务业快速发展的需要;中药材年销售额1470多亿元;中药材、饮片出口10.58亿美元,出口数量17.9万吨。


然而,正如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中药部副主任于志斌在发言中所讲:中药材代表的是健康的生活,而不是解决“温饱”的低层次需求。中药材产业若想长久发展,必须产业各方携手解决发展中重“量”轻“质”,以及提高种植技术的科学性创新性等问题。从生产端着手进行供给侧改革,而不是等到流通、加工环节发力,逐渐成为中医药行业各方共识。


中药种植“受宠”

“预计200~300人参加的大会,现场确认有1000多人参会。”在青海德令哈举办的中国中药材种植企业与中药生产企业战略峰会的火爆,让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直呼意外。


这其实是行业蓬勃发展的一个缩影——随着市场需求的不断扩大,中药材市场日益升温。“中药材作为大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市场的刚需来看,有关健康服务的支出‘十三五’末将突破10万亿元。”王卫权用两个典型数据说明中药材行业市场发展不容小觑:人参市场需求,从每年4000多吨增加到近7000多吨,仅人参滴丸一项年销售额就突破了25亿元;三七的市场需求,工业产品使用额达77亿元,饮片保健126亿元,原材料、出口138亿元。


中药材市场的向好发展与政策的扶持密不可分。“十二五”期间,国家制定《中药材保护和发展规划(2015-2020年)》,加大了对中药材基地建设的扶持力度。5年来,国家共扶持了260个基地、105个品种,资金扶持额度由全国每年2000多万增加到了2.5亿以上。全国大部分基地建设向规范化发展。


从行业自身来看,至2016年1月,约有146家公司近80品种195个中药材种植基地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GAP(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至2015年底,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种植养殖专业委员会共评出38个品种40个“优质道地药材示范基地”;2016年上半年又新增11个“优质道地药材示范基地”。


中药生产企业开出的“药方”

尽管如此,作为生产企业一方的葵花药业集团副总裁刘菲菲还是禁不住“吐槽”药材种植企业的“噪点”——药材性状问题、灰分问题、含量问题、薄层鉴别问题、来源问题、二氧化硫问题、水分问题、杂质问题、染色增亮重金属问题、浸出物问题等。“在流通领域投入大量精力,做的都是事后工作。一定要重视种植端的严控,包括种源、环境、管理、加工方式……”


作为同行,云南白药集团中药资源有限公司总经理、云南省中药材种植行业协会会长苏豹对中药材种植业存在的问题深有同感。他将原因归结为:药材优质品种渐失;盲目引种、增产、采摘,重“量”轻“质”;种植技术多缺乏科学性、创新性;农药使用、初加工技术不合理等。


较之以往,2015版药典对中药材的检测标准更趋严格:药典部分品种新增了含量、显微鉴别检查、重金属及有害元素、黄曲霉毒素、农药残留量等物质的检测限度标准以及特征氨基酸含量测定。


从2016年上半年检测公告的情况看,难令业界心安。2016年上半年中药材、中药饮片被公告品种共436批次。主要涉及11大类不合格的项目,涉及品种140余种。不合格项目中性状占比最多,达到51%;其次是总灰分、酸不溶灰分占比12%;假冒生产、含量、鉴别来源占比在8%到5%之间。


从中药材出口情况看,上述问题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农药残留。“2010年以来,在对外贸易中枸杞因为农残超标被退运的记录一直排在所有中药材的首位。”于志斌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只有解决了农残问题,产业才能长久发展。


快人快语的刘菲菲以近年来药品生产企业GMP(产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证书被收回情况来说明中药材质量对药品企业究竟有多重要。2015年全国收回GMP证书144张涉及140家药企。其中,中药饮片是重灾区。中药饮片方面,2015年,全年收回82张,占总收回数的56.9%;2014年收回20张,占当年收回数的40%;可以看到,中药饮片是近两年的“收证大户”。相比前两年,2016年情况未见好转。今年上半年、全国共收回69家药企GMP证书(共71张)。其中,中药饮片被收回59家,占比83.1%。


“经过近一年的种植,收获后再谈药材质量,怎么都是‘死后验尸’。”台上刘菲菲大声疾呼,台下的生产企业也绷不住小声嘀咕。


台湾中药商业同业公会全国联合会理事长朱浦霖10多年来一直在大陆从事枸杞的种植及贸易工作,他传授的经验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是源头管理,从土地质量的检测、用药、到枸杞的种植栽培,在不同的基地中都采用统一的严格标准。”


中药行业供给侧改革着力点——基地建设

放在10年前,朱浦霖从台湾带到大陆的基地种植经验还属新鲜的话,在今天这已成为中药材行业的共识。“药品采购渠道已从农村集贸市场、药材集散地交易发展到在集贸市场的前端进行采购;未来发展方向则是基地化建设。”刘菲菲谦虚地声称自己非医药专业科班出身,可多年的药材采购历练让她对这个行业的判断更贴近实际。


以于志斌多年的外贸经验看,“外商采购中药材更倾向于固定种植基地。”把药材种植基地作为工业企业的第一车间,从源头上解决质量问题,可以保证药品的源头清晰、过程可控、质量可检、数量可调、责任可追。


2015年4月国务院发布的《中药材保护和发展规范(2015-2020)》明确指出:要“实施优质中药材生产工程”,“建设濒危稀缺中药材种植养殖基地;建设大宗优质中药材生产基地;建设中药材良种繁育基地;发展中药材产区经济”。


“劳动力、土地、资本与创新相结合,推动中药材行业的供给侧改革,优化产品质量。”两天的会议讨论让与会者达成了这样的共识。苏豹以云南白药集团基地建设为着力点介绍了行业供给侧改革的经验,“云南白药集团的基地建设吸引了政府、协会、企业、农户的多方参与,其模式包括股权合作模式、项目合作模式、订单合作模式、委托种植模式。”


在王卫权看来,工业反哺农业,农业依靠工业是中药材产业未来发展的趋势。工业的资本和农业的资源紧密结合已是新形势下中药产业发展的要求。“资本掌控资源,资源吸引资本,一、二产业彼此依赖相互作用,是中药行业的特殊属性决定的。资本和资源结合,保证产业的健康发展,并以此获得最佳收益。”

中国经济导报2016-08-1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