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兴胜村庄村第一书记刁怀杰的驻村故事

内蒙古兴胜村庄村第一书记刁怀杰的驻村故事

周妍,辛凤娟,石鑫


挺拔的杨树下,紫色的丁香花一簇簇一团团开得热烈,村民们有的靠着电线杆,有的倚着摩托在墙角聊天,闲适惬意。5月 15日,记者来到静美如画的兴胜庄村。

  兴胜庄村位于国家“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县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兴和县的大同夭乡。村部一排矮房坐北朝南,休息室的大锅里焖着刁怀杰的午饭——土鸡和馒头。刁怀杰,身材清瘦,眼神清澈,在而立之年以第一书记的身份把自己安放到了这里。

  日前,刁怀杰2年的驻村期已满。有位组工干部说,接棒的下一任第一书记是“高位接盘”。刁怀杰,到底给兴胜庄村带去哪些改变?今天我们就来讲讲他的驻村故事。

刁怀杰(右)与靠着墙根晒太阳的群众聊天。周妍摄

  兴盛剧坊 “见面礼”别开生面

  刁怀杰来自“京城”,在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工作。不到半年时间,他就接到了单位向兴和县派驻第一书记的报名通知。当时他正在上海出差,一直忙到凌晨,早上6点,他就赶往北京,回单位主动请缨。“精准脱贫是国家战略,是共和国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能够参与其中莫大光荣。”

  当时,刁怀杰仅仅30岁。很多同龄人陷入买不起房、养不起娃的焦虑,他却把这些焦虑从自己身上移开,在说服家人后,于2017年5月来到了兴和县。去之前他已把全县近3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翻了个遍,自然条件、人文环境、产业特色了然于胸。

  如何与兴胜庄村的老百姓见第一面?刁怀杰盘算着。把全村人召集起来听一个年轻的“京官”就职演说不是刁怀杰的风格,他厌恶此类的形式主义。更何况,在前期的调查中,他就听到群众对村两委颇有微词,说“大会小会不断,大事小事不干”。

  沉寂的兴胜庄,是该热闹一番了,刁怀杰如此想着。于是他在村办公楼对面的兴盛剧坊,送上了一份文化惠民大礼——把著名的“乌兰牧骑”请进村,邀全村村民来村部看大戏。剧场内,气氛热烈,剧场下,人头攒动。借此机会,刁怀杰向全村人介绍自己后,说出了驻村2年的许诺。尽管2年后,村里的老人已经记不起刁怀杰的发言内容,但是那场文艺演出足以让他们回忆时提高了音量。

  墙角根儿 听民意解难事

  闲暇时,兴胜庄村民有“靠着墙根晒太阳”的习惯。离村部20多米远的几面墙是农户们的聚集地。“刁书记,听说你就要走了?” 今年5月18日,是刁怀杰驻村期满的日子。15日,记者与刁怀杰一起和老乡们在墙根儿唠家常。村民周丙均这一问,几位村民你一言我一语接过话茬:“这么快,不多留几个月?”“听说刁书记为了交接工作,已经延期2个月了。”刁怀杰笑着,一一回答着,这个年轻人,就像即将离家的孩子一样,对兴胜庄的老人们放心不下,尤其是对周丙均,一再叮嘱他要把家里的卫生搞搞好。

  “我们常用‘靠着墙根晒太阳’来形容人们懒惰、不思进取。但我们这儿的墙根正是民意的聚集地。”刁怀杰时常走到墙根,就是为了听到真正的民情民意。从不抽烟的刁怀杰也时不时给墙根儿的农民递上一支烟,听他们唠嗑。在这里,他知道了周和董是村里的大姓,知道兴胜庄村走出了许多名人,最终刁怀杰联手乡贤编纂了《兴胜庄村史》一书,用乡愁凝聚人心;在这儿,他给老党员讲故事,好听,在理,管用,潜移默化中,党员的责任意识强了。

  两年前,黑龙江一家苗木公司流转了村里200多亩土地,项目没做成,人倒跑了,欠下土地流转费30万。当时村干部想了很多解决办法,可最终还是没有个说法。村民吴建明提醒刁怀杰别碰这桩事,可刁怀杰偏偏要啃下这块硬骨头,他跑法院立案、搜集证据,判决后联系一家公司以30万元的价格收购土地上的苗木,接着把钱分到了老百姓手上。“在村里就要做老百姓最需要的事,少做那些看上去漂亮但不管用的事。”刁怀杰不仅话实在,干事更实在。“黑龙江的老板跑了那么长时间了,我们已经不抱啥希望了,谁知道刁书记硬是帮我们把钱要了回来。” 村民郭茂栋向记者讲述着,忽见一旁的刁怀杰坐了把铁椅子,硬要把自己屁股下面的软垫让给他。解决了积案,让刁怀杰赢得了民心。

  村部办公室 拉开调整产业大幕

  5月14日,种植大户武书磊在村部办公室给22户农户讲解经济作物——藜麦的营养价值、市场前景和种植收益。

  兴胜庄村的传统种植业是土豆、玉米,一亩地也就挣个三五百元。种植藜麦,是刁怀杰调整兴胜庄村种植结构的第一步,首批试种的100亩,他选择在兴和县中部城关镇、种植大户武书磊的观光农业园,“即使试种失败,大户的抗风险能力足以应对。”刁怀杰说。没想到就在收获前夕,城关镇遭遇一场大风,他急得一夜之间嘴上起了泡。幸运的是,经过测算,每亩还能收获200多斤,按每斤5元的收购价,亩均利润也超过千元。

  尽管如此,刁怀杰对推广依然持谨慎态度。兴和县东西窄,南北长,除了中部的城关镇,刁怀杰还挑选了与兴胜庄村同在南部的店子镇试种,试验结果稳定,这才敢把这个项目推到老百姓面前。

  兴胜庄村村民赵宝旺有十几亩地,这一次拿出3亩试种了藜麦。“不用买种子、化肥,出地、出力就行,还包收购,万一颗粒无收,还有保底。”村集体和武书磊联合成立了电商公司,注册了品牌,从种植到加工再到销售一条龙服务,让老百姓少了后顾之忧。赵宝旺夸刁怀杰有想法、能成事。种植大户武书磊也憨憨地笑着说,跟着刁书记为扶贫事业尽份力,“思想境界也提高了。”

  除了藜麦,刁怀杰还带队到山东引进优质肉驴,把与兴胜庄村相邻的大同岙村的养猪基地改造成肉驴繁殖场,为贫困户养驴免费提供配种服务,改良品种。大同夭乡书记杨志勇曾同刁怀杰一起去山东买驴,眼下,刁怀杰就要离开了,杨志勇也不舍得:“咱这儿风大,把刁书记吹得皮肤黑了,嘴唇也裂了。这下,他快回去了,我多么希望他能带些问题和想法再来‘烦烦’我呀。”

源于《乡村干部报》2019-06-06


精准脱贫“四个要”


  □刁怀杰

  作为扶贫干部,走出机关来到基层,放低调门的同时还要牢记使命。要扶贫,建议先让群众扶一扶,认认路。唯有“勤”字当头,勤走访、勤思考、勤总结,才有可能更快融入群众,获取第一手材料。基层发展遇到困难,往往是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积弊日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非勤于求索而不得解,一“拖”了之,就会养成慵懒散的毛病,更有负组织重托。在村里工作这一年,和群众一起干,谋发展,一起学,求真知,我总结了一些扶贫工作心得,简单概括为“四个要”:党建要强,人要肯干,心要相交,思路要活。


  党建要强。在乡村打赢脱贫攻坚战,无不是从强化基层党建入手。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是关键因素。搞党建强队伍,不仅是扶贫干部工作职责,也是我们做好工作的开路先锋。做好党建有各种方法,在基层,就要学会那些最管用、最有效的,摒弃那些“银样蜡枪头”。比如,向老百姓讲述党的大政方针,必须采取各种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让群众一听就明白、一看就喜欢,这样才能达到入脑入心的效果。我们的每次主题党日活动都会给大家讲一段《习近平讲故事》。这本书既有理论高度,又接地气,故事性强,真正做到了“不务文字奇”,农村党员喜欢听、听得懂、记得住。


  人要肯干。党的十九大精神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关键是落实了多少。例如,有些落后地区的部分党员颇有些“穷且益坚”的心理,说白了就是“认命”,安于穷的现状,没办法也没勇气改变。小集体里尚且如此,都信奉“差不多先生”,如何能带动群众脱贫致富?扶贫干部若是耳根子软,不与之抗争,便是党性不强!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党的基层组织要担负“直接教育党员、管理党员、监督党员”的职责。一个地方发展缓慢或者一个方面工作开展不力,其中必有干部的不作为与党员的慵懒散。所以说,工作方法有千百条,头一条就是肯干。


  心要相交。以心相交,方能成其久远。扶贫干部来到基层,在老百姓看来你就是中央派来的干部,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走进田间地头,多一些泥土气息,少一点书生意气。老老实实登门入户,蹭上老乡一顿饭,临走不忘留下伙食费,既有把脉问诊的调研又有察访民情的温暖。当然,很多时候需要开大会才能定大事,这时候如何与群众见面,就显得尤为重要。在走访了所有贫困户后,我们邀请乌兰牧骑来村里为群众演出,晚会中间留出一段时间,向大家作了自我介绍,宣读了给大家的一封信,把见面会变成了服务群众的窗口,群众反映良好,都愿意主动来和我们交心。



  第四句,思路要活。当年毛主席认为红军有三大任务,打仗、筹款、做群众工作。若一一对标到脱贫攻坚这场战役中,乡村党支部也至少有如下三大任务:打仗就是投身到脱贫攻坚战役中,筹款就是发展集体经济,做群众工作就是发挥基层党建引领作用,放手发动群众共同致富。当然,打赢脱贫攻坚战,要思路活络但不能信马由缰,要立足现实、量力而行,不能无中生有、勉为其难。在定点帮扶的乡村,我们经过调研发现,该村曾作为县里“菜篮子示范点”搞过蔬菜大棚,发展蔬菜种植的群众基础好,但原有大棚因遭雪灾而废弃不用。我们积极向上争取支持,筹款25万元资助致富带头人带领贫困户重整蔬菜种植产业,该项目获得全体村民充分认可,扶贫工作开了个好头。


  扶贫工作任重道远,我辈更需砥砺奋斗。我们坚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这场影响数千万人的脱贫攻坚战必将书写出气壮山河的壮丽篇章。


来源:《内蒙古日报》2018年01月22日


精准扶贫须突破“坚中之坚”


作者:刁怀杰(内蒙古自治区兴和县大同夭乡兴胜庄村驻村第一书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深度贫困是坚中之坚,打这样的仗,就要派最能打的人,各地要在这个问题上下大功夫。否则,有钱也不成事。”笔者从自己驻村扶贫的实践来看,啃下深度贫困的“硬骨头”,突破扶贫的“坚中之坚”,以下几个方面是“标配”。

  党建要强。扶贫工作千头万绪,加强基层党建十分关键,只有把基层党组织的堡垒作用、组织作用、引领作用充分发挥出来,才能不断攻坚克难。做好基层党建有各种方法,要学会那些最管用、最有效的,摒弃“银样镴枪头”。老百姓看干部,就看实在不实在,就怕干部不干实事。基层党建不能搞繁文缛节、虚张声势,要与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现实问题、身边小事结合起来,与农村党员的党性修养、认知水平结合起来,以“事上磨炼”践行党的群众路线。

  人要肯干。工作方法有千百条,头一条就是肯干。一个地方发展缓慢或者一个方面工作开展不力,其中必有干部不作为与党员“庸懒散”的原因。一些贫困地区部分党员颇有些“穷且益坚”的味道,觉得穷,还认为会一直穷下去,也不打算改变。我们倡导“有商有量,凡事好办”,但不能模糊正确意识与错误意识的界限。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党支部要担负好直接教育党员、管理党员、监督党员和组织群众、宣传群众、凝聚群众、服务群众的职责,引导广大党员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对那些不肯干、安于现状、信奉“差不多”思想的人,扶贫干部决不能耳根子软,听之任之。

  心要相交。驻村干部从城市来到乡村,要多费些思量,与群众打成一片。走在田间地头,农忙时节帮一把,才能少一些书生意气,多一些泥土气息。老老实实登门入户,同群众推心置腹,就会让距离感消失。做法虽然朴素,体现的却是坚守人民主体地位的根本立场。

  思路要活。土地革命期间,毛泽东同志认为工农红军有三大任务,即打仗、筹款、做群众工作。对标脱贫攻坚这场战役,乡村党支部至少有如下三大任务:“打仗”,要全身心投入脱贫攻坚战之中;“筹款”,要努力争取和用好财政资金、信贷资金和社会资金,大力发展集体经济;“做群众工作”,要发挥基层党建引领作用,扶贫先扶志,从思想上淡化“贫困意识”、破除“等靠要”意识,让群众的心热起来、行动起来,靠辛勤劳动改变贫困落后面貌。

  《光明日报》( 2018年01月19日 02版)




文章分类: 各地宗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