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如歌的行者——广安刁寻

那如歌的行者——广安刁寻


草根


2018-03-25

 广安DJ时的照片
 广安DJ时的照片

老实我跟刁寻没有见过面,看过她在文友聚会时抱吉他的照片,后来读到她的文字,有了点印象。等到某年她离开去读书,我写下这篇文字。这篇稿子在网上传了许久,今天发出来怀念未曾谋面的刁寻。现在,她已经从广安到北京读研后在北京工作生活。我和她没有交集,一切都源于那些年QQ空间看到她的照片和文字,描摹了我自己都不认识的刁寻。

 边弹边唱文艺范儿

骨灰级文艺女青——刁寻。只在电视里见过,在广播里听过,在网上遇到过。印象中《吃在广安》里的好吃嘴主持人、广安故事里的恋爱女孩,空气里甜美的声音。从日志上看,和她的长相轻轻柔柔、纯纯净净一样,这个温婉的小女生有很多私密的话语,对着花、天空、云朵悄悄地说着。照片里,她拥抱大自然,陶醉在山水之间,尽情地释放着自己的随性和天真烂漫,好像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姑娘,惹人怜惜。她的柔弱的身体里爆发出来的抒情能量,都化作了照片、诗歌、句子,仿佛天生的文艺女青年。有空真想去看看她抱着木吉他唱歌的样子,听听她的如婴孩般的声音。不管是情歌,还是什么,都会让人耳目一新,刹那间让你感动。

婉约派代言——刁寻。现如今像她这样在繁华中保持一份宁静、淡然、天性的女生已经绝种,简约而不简单。很多女孩过早地倒在了物欲之中,整个人从头到尾都已物化,言必高富帅,言必名牌,限量版...... 只有她还埋头读书,“她是要买一本沈从文的《从文笔记》的。她说她买那本书就是想去沈从文书中写的那些地方,按照书上面的地点挨着挨着走下去,去体会从文先生当时的心境。 ”

 广安DJ时的照片

小可爱偶像——刁寻。女孩是感性动物,散文高手,就如同女人自带三分酒一样,天生就是性灵天使。刁寻的字里行间没有子曰诗云、八股文和娇气,一切都韵律般的通顺下去,像诗、像雪、像梦般的晶纯,没有装模作样,没有自以为是。字里行间跳跃着的青春活力直撞击你的心灵,切入你的魂灵。是古代婉约派诗人比不了的。那些流动着的女性柔美被发挥到了极致,少了女孩扭捏、散漫、伪装的通病。第一次发现,人原来可以这样率真、精致、纯粹地活着,为自己,为风花雪月,为阳光雨露,为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

曾经认识几个写作的女士。初读此人文字尚可,一见人不免失望。只觉矫情、浮华,不真诚,外加一点小清高。刁寻自自然然,大大方方的,有才学、灵性,有时像秋水一样清澈宁静,有时像脱兔一般灵动跳跃,有时像谜语那样深沉内敛。多变的文风,倒映出生活的质感。读她的文字可以照出庸俗鄙陋的自己,给自己的思想灵魂洗个澡。那些如水的字句里,隐藏着一种思索生命、追求理想、倔强不屈的气质。她外柔内刚,充满青春、阳光、哲理,篇篇都捧着一颗跳动的心。

 在旅途中投递

小清新教主——刁寻。她的文字如水,人也像水,如水般温柔、晶莹剔透、不带一点杂质,流动着,总停不下奔跑的脚步,永远向着远方。她在日志中说,要告别,要远行,远方总有那么的美丽在等着她去采摘,去寻觅,去发现。她的深深浅浅的足迹踏遍那么多山水风景,串联成一段奇幻的探索的旅程。我们只能在她的歌声里去寻找她、描摹她如歌的行者。这个女生像花、像月光、像天使。找不到更好的字句形容她。那么多的古诗词在她面前都显得苍白。

在这个女孩面前,我感觉自己而立之年就已经老了。在大时代里我们感觉到了自己的小,在青春面前我感觉到自己的老。好久没有这么直白、长篇、一口气地夸过一个人,一个可爱的小女生,一个被影视剧艰难刻画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童话公主。这是成长的岁月里遗失的美好时光,是苦逼的生活里留下的最后一个活着的样本。生活总是缺点什么?小感动,小浪漫,小温馨不是,是缺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读了她的文字,轻轻告诉自己,该做个老顽童了。

 在丽江体验坐唱

青春如歌,如歌行者,行者无疆。今夜你将在哪里停驻追寻的脚步?别辜负远方的召唤,别冷落诗意的灵魂,别松开自然的怀抱。下一站,该抵达幸福的彼岸。祝福你,如歌的行者,一路走好。



刁寻:那些不曾辜负的旅行时光

行旅人 2017-08-24


  我们都爱生活,也喜欢旅行,似乎每天在路上的感觉也很不错。但是谁又知道旅行究竟是什么?旅行意义的解读,一千个行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世上有一种旅行是帮你找回自我并且完善自我的行程,在路上和灵魂对话,找寻生命真正的意义。


时间:2014年7月22日

采访方式:网络交流

采访人物:刁寻,女,80后,大学毕业之后在川东一个小城市做电台DJ。稳定工作三年后辞职,开始带着吉他流浪。半年时间行走将尽大半个中国(包括港澳台)以及东南亚诸国。然后,又用了半年时间考上中国传媒大学全日制硕士研究生。目前,在丽江暂居驻唱等待开学。

很久以前喜欢一句话:“我们无法改变人生的长度,但可以增加人生的宽度。”有一个女孩,每一天都在抒写精彩的故事,用旅行把人生变得丰富而厚重。

听从内心的声音


行旅人:很多人向往安定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机缘让你毅然放弃原有的工作去做流浪歌手的?

刁寻: 记得在很多年前大学第一天的新生自我介绍会上,我曾这么说过,“我叫刁寻,寻找的寻。我的理想是当一个流浪歌手,一直在路上。”做流浪歌手应该说是我年少时一个美丽的梦。这是让我辞掉工作去旅行理想层面的原因。

当然,人不能光凭理想活着,所以,现实的状况是另一个原因。当时,我在川东一个小城市做电台主播,工作稳定,生活惬意。但是,在一个固定的小城市生活太久,思想不免受到局限,整个人生停滞不前、陷入僵局。所以,我需要寻找一个新的突破口完成自身更大的蜕变。

准确地说,做这个决定并不是毅然决然地率性为之,而是经过长时间的反复思考,最后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找到的一个平衡点。


行旅人:你在博客中说过,做最真实的自己,看似简单,却是一个人最大的困难。相信你最初做出决定的时候,会有很多人不理解,你是怎样看待这些不同意见的呢?

刁寻:“有些人能清楚听见自己心灵的声音,并按这个声音生活,这样的人,不是疯了,就是成了传说。”我既不是疯子也不想成为传说,只是希望遵循内心的召唤做最真实的自己。

十年前,当我向身边的朋友说起我的理想时,大家觉得很浪漫,都表示欣赏;五年前,当我再次讲起曾经的那个理想,他们却说理想不能当饭吃,只能用来想想;现在,我把理想变成了现实,身边的人(包括我的父母)都由衷地支持我。

这是一个万紫千红的世界,有人追求金钱,有人崇尚名利,有人向往自由……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我们有权选择自己不同的人生。所以,在任何时候,请不要让外界的喧嚣掩盖住你内心的声音。它,也只有它,会带你去到你该去的地方。



旅行中的艳遇


行旅人:你能说一说在旅途中,哪些地方和事情,还有你所遇见的人是最难以忘怀的,自己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或者问题?你在这一过程中能坚持走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刁寻:我做了一个大概的换算:旅途中的一个月大概就可以抵得上平常生活中一年所发生的事情和所带给你的内心感受。大多数人过着日复一日重复到老的生活,而当你踏上旅途,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也许都有意外的惊喜发生。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是什么样子。这是旅行的最大魅力。

我有很多很多关于旅行的故事,他们像五彩的颜色点缀着我的人生。比如,我在台湾做沙发客,得到淡水一位廖先生的热情接待,一个人在他的海景房里住了十天。我们还一起去了台北市桃园县雪雾闹山区,替当地贫困的原著居民运送物资,教原住民小朋友弹吉他。这已经超出了普通意义上旅行的界限,但我觉得反而是这些不一样的经历让我的旅行更有意义。

在丽江呆的时间最长,故事也最多。“艳遇之都”,当然最吸引大家的就是关于艳遇的故事。我的理解中,艳遇的含义是:一切美好的遇见。比如,有一天,我跟朋友在小桥边喝茶,突然听到里面的歌手正在唱我非常喜欢的《米店》,可是外面的客人都在聊天嬉笑,无人在意。于是,我一个人悄悄地走了进去,坐在歌手旁边的座位静静地听完了一首歌,然后鼓掌。那歌手很是感动,立刻将他自己的原创CD送了一张给我。在丽江,有很多这样美好的遇见,我将之统称为“艳遇”。



当然,旅途中也不全然是美好,快乐总是与痛苦相伴相生。最危险的一次旅途经历就发生在代表着美丽纯净的香格里拉。那次,差点被一个藏族导游强暴,幸亏自己旅途经验丰富足够机智,还有一些驴友的帮助,最后才有惊无险。

不过,其实跟孤独比起来,这些都不算什么。旅途中最能侵蚀人意志的是每天清晨一个人在异乡孤独地醒来。因为,任何旅途中具体的困难我们都能找到相应切实的办法去解决。而精神上的孤独虚无缥缈,你无法与之抗衡。所以,我的方法是:既然无法对抗,那倒不如学着与孤独做好朋友。孤独让人清醒地看到自己内心的那一束叫做信仰的光芒,并且沿着它坚定地走下去。



行旅人:你在哪些地方做过歌手?现在所在的地方,你感觉如何?如果你会在某个地方停下来唱歌,在你心目中,什么样的环境才是理想的,才是你愿意停留的?

刁寻:其实,准确地说,我只是带着吉他去过很多地方流浪。但是,真正停留下来做歌手是在丽江。丽江,虽然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商业化旅游景点的代名词,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它还是很多人心目中的一片精神净土,就像我现在驻唱的班布书吧,从创建到现在的七年时间里一直保持着最纯粹的初衷:不以盈利为目的,只是为了让路过的人们有个地方可以坐下来静静地看看书,听听歌,喝喝茶。我喜欢在这样的地方唱歌,安静惬意,还有很多的书可以看,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有精神的共鸣。


行旅人: 你最喜欢哪位歌手?或者说喜欢什么样的歌曲?在国外,有很多流浪歌手,他们有的是为了养家糊口,有的是为了寻求生活的体验,也有的是出于对艺术和自由的追求,在你眼中,“流浪”或者说旅行的意义是什么呢?

刁寻:我们每个人都在流浪,直到找到自己精神的故乡。就像音乐,我个人比较喜欢民谣,比如从早期的老狼、黄舒骏到现在的钟立风、陈绮贞等等。因为民谣的价值不在于歌者的声音有多动听,而在于它讲述的是关于生活中的一切真实,从而引发我们进行独立的思考。旅行也是一样,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形式,意义就在这个过程中自我的思考,最终找到灵魂的故乡。


行旅人:能谈谈未来的规划吗?

刁寻:我有三个梦想:做电台主持人,当流浪歌手,开一家以音乐创意为主题的咖啡馆。到目前为止,第一个和第二个都已经实现了。而第三个梦想我现在并不急于马上实现,我认为它应该是经历了一切繁华之后的一种尘埃落定的回归。

接下来,我将重返校园,进入中国传媒大学攻读传媒音乐应用硕士研究生学位,为的是在喜欢的领域进行深造,做更好的自己,同时也为实现我的第三个梦想作充分的准备。


旅行不盲目,想清楚再出发


行旅人:你能对同样想做流浪歌手或辞职旅行的人说些什么吗?

刁寻: 坦白说,我真是不太喜欢动不动就叫嚣“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种类似的论调,当各种电视、电影、书籍开始大范围地渲染辞职旅行、流浪歌手这样一种有别于传统固定程式的新的生活方式和态度时,一大批年轻人顿时受到了无可救药的蛊惑。他们认为这就是当下最时尚、浪漫和勇敢的理想,于是迫不及待地盲目模仿、追求。

大部分人缺乏清晰的人生规划思路,或迷茫,或受挫,自己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去旅行去流浪。他们以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然后就能解决生活中的所有问题。可是,回来后却发现,问题还在那里等着你。最后,这样的一场旅行也只能是一种对于不如意生活的逃避。其实,不管是辞职旅行,还是做流浪歌手都不是一件很多人心目中想象那样完美的事。所以,请在做这件事之前首先想清楚它的原因、目的和对于自己的意义(我当时是花了整整两年时间思考这个问题),最终一旦决定,就义无反顾地去实施吧。


这是一个万紫千红的世界,有人追求金钱,有人崇尚名利,有人向往自由……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我们有权选择自己不同的人生。所以,在任何时候,请不要让外界的喧嚣掩盖住你内心的声音。它,也只有它,会带你去到你该去的地方。


                                                                                                                     刁寻


文章分类: 各地宗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