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泊岚程戈庄的难忘旧事——刁忠玲烈士小记

段泊岚程戈庄的难忘旧事

——刁忠玲烈士小记



今天去程戈庄村,有幸听高思勤大叔讲了一段关于程戈庄村解放前的历史,甚为感动,在此把这段历史整理记录下来,供大家参阅了解。

1947年,解放前夕的胶东大地,是国共两党斗争最激烈的时期。

那时候的段泊岚还属于丰台区(今移风镇的丰台村)。今天段泊岚镇的程戈庄村南面有一条河,叫流浩河。1947年前后,流浩河以南,是国民党的地盘,流浩河以北,是共产党的地盘。当时的社会状况非常的复杂,各个村都有共产党的组织活动,同时也有汉奸特务混迹其中,探听党组织的活动消息,或者进行破坏活动。

1947年初,程戈庄村来了一位女妇代主任,叫刁忠玲,23岁,个子不高,瘦瘦的,走在街上,经常被一些地痞流氓不怀好意的跟踪。有时候被流氓抓住辫子就提留起来了。尽管这让她一度感到恐惧,但是她依然坚持进行党的组织建设工作,主要活动范围是营里村,栗林村,后埠村,丰台村,冷家埠,大兰庄这一带活动。

刁忠玲,山东省海阳县小纪镇大刁家村人。日常就住在程戈庄村,在程戈庄工作期间开始秘密发展党员干部,高升义(高思勤的父亲)就是她发展的党员之一。

5月,刁忠玲在大兰庄秘密开会时,被叛徒告密,一帮国民党特务破门而入,危急时刻,说时迟那时快,两名干部上台架起刁忠玲,从后门跑了出去。几名特务紧接着跟在后面追。

跑了几里地,两名干部实在是跑不动了,把刁忠玲一把推进高粱地里,然后继续往前跑,以为这样能把特务引开,但是刁忠玲还是被特务们发现了。

高大叔讲到这里,嗓子哽咽,讲不下去了,闭目停顿了一会儿,我看到他两眼泛着泪花,继而泪水从脸颊顺流而下。看到这位78岁的老人如此性情,我的眼眶也湿了。

老人平抑了一下心情,继续讲到,刁忠玲死得惨啊,被特务们零刀刮了。

刚解放那会儿,乡亲们抓到了一个当年杀害刁忠玲的姓杨的凶手,活活剜出他的人心,放在刁忠玲的墓前,祭慰亡灵。

后来,政府把刁忠玲的遗骨安葬在今天北安的“即墨烈士陵园”。

天天快报  http://kuaibao.qq.com/s/20171217A0MQR800?refer=spider



文章分类: 事迹传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