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峨岭

话说峨岭


 南陵县城南有个小集镇叫峨岭。峨岭,原名“鹅岭”,旧传有金鹅自泾县之蛮唐山飞来栖此,以山形似鹅而名,远观峨岭,旁舒两翼,山色苍蔚,云气缭绕,于是“鹅岭横云”成为著名的“南陵十景”之一,古往今来,曾有不少文人学士慕名游览并此赋诗赞美。清朝诗人梅鼎祚在题为“峨岭横云”中赋诗道:“如问金鹅事有无,峣岧岭矗片云孤。陵阳自昔称仙令,化作翩翩叶县凫”。
   在民间,峨岭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传说在很久以前,峨岭这个地方有个村庄叫张家庄,庄东有个大财主名叫刁进,已过不惑之年,胖墩墩的身材,天生一对小三角眼,当地人都说,只要他的三角眼一眨,就定能生出一个坏主意。他的妻子朱氏,和他结婚二十来年都没能生育。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刁进以朱氏不能生育为借口,已经先后娶了三房小妾。但这三房小妾都是妓女出身,平时只会唱个小曲子供他取乐,并不能为他生育后代,刁进为此经常双眉紧锁。
   在离张家庄不远的大寺村有一户人家,户主名叫金守富,妻子吴氏,夫妻俩为人老实厚道,以种田为生。冬闲时节,老金喜爱和几个朋友上山狩猎,一来可以打发时间,二来可以改善伙食。他们有个女儿名叫金娥,芳龄十六,自小就天生丽质,长得水灵俊秀。
   一天,刁进到大寺村赌钱,无意中看到金娥,不觉眼前一亮,顿时下定决心要将小金娥弄到手。刁进将金娥的家境打听清楚后,那双小三角眼又不停地眨了眨,一条奸计顿上心头。原来,这时正是隆冬时节,恶毒无比的刁进知道金守富会在近期上山打猎,于是便花了几辆银子买通了一个猎人,要这个人在打猎时借机打死金守富。
   腊月初八这天,雪后初霁。金守富和几个朋友忙着整理猎枪,带上干粮,好上山去打猎。他们刚上山,便看见几只麂子在山上跑,猎夫们立刻散开,分头去打麂子。老金也端起枪,“嘣!嘣!嘣!”几声枪响,老金还没来得及发出子弹,就已随枪声倒了下来。看到麂子被打中,大家都迅速跑上前去收拾麂子,谁也没有注意到老金。等到大家发现老金不在身边时,老金已经死了。大家感到非常奇怪,究竟是谁打死老金的,除了那个被买通的猎夫,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大家束手无策,只好凑点钱买一口棺材将老金收尸埋葬,草草了却此事。丈夫突然死亡又找不到凶手,妻子吴氏当即气得卧床不起,没过几日也就跟着丈夫走了。
   金娥哭得成了一个泪人,她一个孤儿实在无力安葬母亲。此时,刁进又变成了一个大善人,花了几个钱买了一口薄皮棺材,将吴氏收殓埋葬,金峨披麻戴孝,焚香化纸尽了女儿的孝道后,便来到刁家,成了刁家的一名奴仆。
   金娥到刁家主要是伺候女主人。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转眼到了第二年清明节,这天,小金娥向主人请了一天假,买了一些香和锡箔回大寺村上父母坟。在坟前,小金娥遇见了儿时的好友新保。原来,金娥的父亲和新保的父亲是好友,也是经常在一起打猎的伙伴,就在他们还没有出生之前,两人的父母就已经指腹为婚了。现在,两人一见面不禁顿生情愫,四目相对着说了很多心里话,并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刁进得知此事后,心想,自己如果再不对小金娥动手的话,只怕到手的肥肉就会被别人抢了。于是,当天晚上,他趁金娥睡熟的时候蹑手蹑脚地来到金娥床前。金娥半梦半醒之间忽然感到有人压在了自己的身上,睁开眼一看,原来是主人刁进。慌忙之中,金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刁进推倒在地上,痛骂到:“你这个畜生!”刁进在床下一边揉后脑勺,一边恶狠狠地说:“你别急,总有一天我要将你弄到手!”
   刁进走后,金娥倒在床上大哭一场,心想:自己已沦为刁家的奴才,刁家财大气粗,刁进恶素毒无比,想摆脱刁家的压迫和欺辱是根本不可能的,到时只怕还会连累新保。事已至此,摆在自己面前的只有死路一条。于是,她换了衣裳,穿上绣花鞋,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准备跳河而死。正在这时,天上飘下来一位仙女,仙女对金娥说:“孩子,你本是一只仙家养的大金鹅,后来到人间化作金家的女儿,是刁进害得你父母过早地死去,使你成为他家的奴才。现在,天帝已命天将将刁进和杀你父亲的凶手捉去了,你与人间的尘缘已经结束,大帝叫你恢复金鹅原貌,蹲在这块土地上,变成一座大山造福人类。如果你同意的话就点点头。”金娥笑着点点头,表示愿意。顷刻间,一声巨响,大地上顿时耸起一座形似金鹅的大山。这座山就叫做了“鹅岭”,时间长了叫成了“峨岭”,后来又用了峨岭做了地名。(郑象搜集秦鋆整理)

(南陵网)



文章分类: 典故神话
分享到: